• 农民根雕师演绎树根“变形记” 2019-06-04
  • 循环园:打造“花园工厂”提升园区环境 2019-06-04
  • 中考期间广州部分公交线路有调整 2019-05-1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5-17
  • 【清园20年】感恩大回馈!半价!半价! 2019-05-13
  • 奋力谱写新时代追赶超越新篇章——访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 2019-05-10
  • Xi Menschen sind die Erschaffer der Geschichte, die wahren Helden 2019-05-10
  • 上月广州楼市库存创近一年来新高 2019-04-26
  • 8°度桓龙湖金色典范猕猴桃酒500ml【价格 品牌 图片 评论】 2019-04-15
  • [尴尬]似乎中国的“推墙带路党没成气候”似的,中兴的屈辱还在眼前! 2019-04-15
  • 正确把握新时代的内涵与意义 2019-04-09
  • 专家谈红军遵义整编对军改的启示:扁平化管理 减少指挥层级 2019-04-09
  • 张岂之:侯外庐翻译《资本论》 用马克思理论研究中国史 2019-03-30
  • 20省份平均工资出炉!你为啥老是“被平均”?官方解读来啦 2019-03-24
  • 欧普照明新中式照明——东方风韵诠释别样空间氛围 2019-03-22
  • 上海十一选五走势图360:正文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

        早晨,快乐同桌的位置上。

        梁乐的纸桥承受不住最后一本奥赛试题的重量,从中间垮了,成为了一堆废纸,只剩沈昼叶的斜拉桥□□地矗立在桌上,上面摆了一堆书,还有两个青橘子和一个橘子皮。

        梁乐吃了瓣儿橘子,温和笑道:“你爸也太会玩了吧。他是做什么的?工程师?”

        沈昼叶想了会儿道:“我刚学会说话的时候问他,他说他是占星师?!?br/>
        梁乐:“……”

        梁乐问:“你几岁学会说话的?”

        沈昼叶诚实回答:“一岁半?!?br/>
        梁乐感慨道:“……我是个特别讨厌承认他人比我聪明的人,但是你真的很讨厌?!?br/>
        “你爸跟你说你的职业你难道不会记得吗?”沈昼叶反问:“他信誓旦旦跟我说自己是看星象的,我可羡慕了呢。sargar,这个单词知道吗?”

        梁乐:“撕什么给折?”

        梁乐观察了一下沈昼叶的表情,又道:“英语差点不及格,谅解下?!?br/>
        “……”沈昼叶心情复杂地看着他:“是占星师的意思,听起来就特别酷炫?!?br/>
        梁乐:“……”

        梁乐毕恭毕敬地嘲讽她:“差点儿忘了,您是个海龟?!?br/>
        沈昼叶说:“你在嘲讽我!我听出来了!你们北京人真的很讨厌啊啊??!”

        北京人梁乐把这当夸奖收了,片刻后又问:“认真点,你爸是做什么的?”

        他是真的在认真发问。

        “他后来才告诉我的,hilshydrfasry?!鄙蛑缫兑簿腿险婊卮穑骸疤焯逦锢硌d?!?br/>
        梁乐神情变得肃然:“——梦想家?!?br/>
        沈昼叶笑道:“是啊?!?br/>
        “我从就想成为和我爸一样的人?!鄙蛑缫吨毖圆换洌骸翱蒲Ъ?,探索未知的人,将来的星门建造者。我最向往的人就是他?!?br/>
        “可是这专业太冷门了吧?”梁乐笑了起来:“天体和核物,理论物理,是个人都知道有多难。相比之下凝聚态物理之类偏向应用的就吃香多了?!?br/>
        沈昼叶点了点头,温暖一笑:“嗯,都这么说?!?br/>
        在那个00八年的下雨天,十一假期即将结束的那个清晨,竞赛的教室里。

        十几岁的孩子来来往往——沈昼叶的桌上堆着她深蓝的外套和类似玩具的纸桥,纸桥上还有俩圆滚滚的青皮橘子。

        这个少女生得眉目素淡,笑起来时眼睛里却闪烁着星辰般的光芒。

        “——然而星辰大海总要有人去看?!鄙倥?。

        她说那句话时是那样的向往,以至于让人油然生出一种错觉——‘她生而属于更辽阔的时代’。

        梁乐赞许地看着这个学妹,开口道:

        “我会等着,见证这一刻?!?br/>
        -

        ‘那我会等着看到那一刻?!?br/>
        这句话,十五岁的沈昼叶听过无数次。

        她如果谈起自己的梦想,那些温柔的大人和同学们总会这么说。沈昼叶从她的科学老师处,从那些友善的学生处,从父亲的年迈同事处——还有她儿时的玩伴,甚至她爸爸那里,都听到了这样的鼓励。

        沈昼叶妈妈喜欢泡在实验室里,相当务实,爸爸却有种天马行空的浪漫。从到大,沈昼叶的一切稀奇古怪的知识,几乎都是跟着爸爸学的,因此也将爸爸的魂儿学了个十成十。

        她爸爸曾经给昼叶打印了如山的一摞摞说和z文童话,几乎全是从那年代的什么什么文学上下载下来的,他会用一个订书机整齐订好,装进公文包,带回家给自己一句话里能带三个错别字的女儿看。

        那男人,曾经是家里最坚实的壁垒和最浪漫的柔情。

        如果有人在那天上午敲敲沈昼叶的耳朵,她的耳朵里会掉出无数本书和一堆拆掉的天文望远镜零件,总之没在听课。

        ……

        沈昼叶的思绪远离现实,于是教室远去,一切变得昏黄,记忆的长廊中,胡同砖瓦飞速垒砌,百年杨树拔地而起,沐浴十年前的夏风。

        多年前知了蝉鸣,北平盛夏。

        姑娘趴在杨树下的石台上发呆,水晶凉鞋一下下撞着她的脚后跟儿。一个男孩的声音,自遥远泛黄的过去传来。

        “……你会成为很伟大的人?!?br/>
        男孩眉目模糊,手指上还带着点吃雪糕的糖水儿,暖暖地捏了捏昼叶的脸:“很伟大很伟大的那种?!?br/>
        “你也是!”五岁的昼叶大言不惭:“诺布尔奖晚宴我一定要带你去!”

        男孩嘲笑她:“你文盲吧,是诺贝尔。写不对自己的名字就算了,连诺贝尔都不知道……”

        昼叶立即分辩道:“可是&bl的发音……”

        那男孩儿一口京片子:“别跟我嚼舌头,文盲美国人?!?br/>
        昼叶:“…………”

        什么文盲美国人,昼叶被他气得不轻,又准备和他扯着头发撕一架,就被那个男孩一把按住了脑袋。

        “好了好了,”面目模糊的男孩儿按着姑娘毛茸茸的脑袋,憋着笑说:

        “带你吃麦当劳甜筒行吧,不跟你打架?!?br/>
        199八年,麦当劳还是稀罕物是,要跋涉很远的距离,而且价格对于零花钱只有五角的的昼叶来说,几乎是不可承受的。

        昼叶心求证:“真的鸭?”

        “骗你干嘛?”男孩难以置信道。

        接着,那面目模糊的男孩一把拽起骗吃骗喝昼叶,拽着她跑出了胡同。

        老杨树在风里目送跑出去的孩子,老远都听得见俩孩大笑的声音。

        ……

        昏黄的胡同坍缩,杨树蜷曲进空气,嘈杂教室又挤回了沈昼叶的眼前。

        “喂?喂喂?”

        梁乐伸手在沈昼叶面前晃。

        沈昼叶吓了一跳,问:“怎——怎么了?”

        梁乐:“今天中午还是不吃饭?”

        “不吃,”沈昼叶苦哈哈地说:“钱被抢了。怕我妈担心,没敢问她要?!?br/>
        梁乐出馊主意:“有什么不敢要的,你就跟你妈说你全花光了呗?!?br/>
        沈昼叶想了想实话实说:“总共六天课,她给了我二百,不可能不够用?!?br/>
        梁乐:“……”

        “那没办法了,”梁乐揉了揉沈昼叶的头发道:“那我自己走了,学妹,白?!?br/>
        沈昼叶顶着被揉乱的头发,笑着和他挥了挥手。

        这种没饭吃的苦日子只要再熬一天下午就行了,沈昼叶想,弯腰从书包里摸出她妈妈给她装的红苹果。

        那苹果被裹在她用来遮脸的口罩里。

        陈啸之正好对上了,沈昼叶拨开口罩拿出水果,抬头的瞬间。

        ——女孩子眉眼细嫩,含着水,正迷惑地看着他。

        -

        “我不说对不起?!?br/>
        陈啸之说完,又烦躁地解释道:“我从始至终没做过对不起她的事,顶多就是态度没那么好,我不道歉?!?br/>
        陆之鸣:“你确定吗?”

        “我找你一起坐,对,这件事确实是我做错了?!笔逅甑某滦ブ笞潘担骸翱赡遣灰彩撬瓤嫉穆?,她先去找梁乐睡午觉的?!?br/>
        陆之鸣和陈啸之面对面坐着,陆之鸣给自己添了点茶。

        陆之鸣忍不住腹诽你对朋友都这么能吃醋心眼的吗,惊了,可是陈啸之你这狗东西对哥哥一点占有欲都没有……

        “那个姑娘什么都没做错,”陆之鸣叉了勺肉酱意面:“不记得你不是她的错,不记得你不是她的错。你应该想明白了?!?br/>
        陈啸之咬牙切齿:“梁乐——”

        陆之鸣把意面送进嘴里,讶然地问:“啸之,梁乐不就只是她的新同桌么?”

        十五岁的陈啸之梗了一下。

        ——的确是这样的,梁乐只是坐在他的位置上而已。

        可是梁乐摸过沈昼叶的头,弹过她的脑瓜崩,并排趴着睡过午觉,他们两人实验课时站在一处,两人指尖轻柔地碰触。女孩儿五指纤细柔软,指尖还带着年少稚嫩的红。

        长大的阿十笑成新月的眉眼。那两架雪白的纸桥。

        这才算什么,这什么都不是。他心里明明白白。

        可是陈啸之心里疼痛酸楚难当,像是整颗心要裂开,更像心底长出的细苗带来的伤痛。

        “很幸运了,”陆之鸣说:“你确实对那个啥……阿十,念念不忘,都十年了?!?br/>
        陈啸之一听,耳根发红。

        陆之鸣道:“可她隔了十年还能回来?;拐米忝前?,这是什么缘分,你想过么?”

        陈啸之没说话。

        “你知道的,”陆之鸣卷着意大利面道:“她那种情况,很少有人会选择回国?!?br/>
        那是实话。

        国外的月亮总归圆得多——而且圆得方方面面,教育,衣食住行,都要好不少,不少人出了国,只要能定居,就不会再回来。

        陆之鸣又说教道:“回国,回北京,转进你们初中,转进你们班……概率有多?啸之,你本来这辈子都没法再见到这个人了?!?br/>
        陈啸之忍着不耐烦说:“我难道不知道?”

        陆之鸣:“……”

        以陈啸之那种狗脾气,不可能没算过这个概率。

        青春期的少年真的太难搞了。

        他们结了账,走人。

        陈啸之又破天荒地拐去便利店买了一堆杂七杂八的零食,撑着伞回校。少年捏着那一袋零食,用力之大指骨都泛了白。

        教室里十分安静,大多数人都还在外面吃饭,没回来,只有三三两两的人聚在一起玩,却也顾忌着教室里少数在午睡的人,声音不太大。

        沈昼叶的位置上没人,陈啸之提着袋子扫了一眼教室,发现她趴在靠窗一排睡了,旁边还有个胖胖的苹果核。

        “……”

        他朝沈昼叶的方向走,却发现姑娘肩上披着件他今早见过的卡其色外套。

        那卡其色外套是男式的,对沈昼叶来说太大,袖子都快垂到地上去了,绝不是她的衣服。

        陈啸之晓得那是谁的东西。

        那他妈,是梁乐的外套。
    其他书友在看:穿书女配之我是女主的粉丝都市至尊巫医丫鬟升级史被你吃定了这个夫君我不想要嗨,我的白牙女生都市的丛林法则重复同一天的侦探我和阴阳先生安徽十一选五遗漏
  • 农民根雕师演绎树根“变形记” 2019-06-04
  • 循环园:打造“花园工厂”提升园区环境 2019-06-04
  • 中考期间广州部分公交线路有调整 2019-05-17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5-17
  • 【清园20年】感恩大回馈!半价!半价! 2019-05-13
  • 奋力谱写新时代追赶超越新篇章——访陕西省委书记胡和平 2019-05-10
  • Xi Menschen sind die Erschaffer der Geschichte, die wahren Helden 2019-05-10
  • 上月广州楼市库存创近一年来新高 2019-04-26
  • 8°度桓龙湖金色典范猕猴桃酒500ml【价格 品牌 图片 评论】 2019-04-15
  • [尴尬]似乎中国的“推墙带路党没成气候”似的,中兴的屈辱还在眼前! 2019-04-15
  • 正确把握新时代的内涵与意义 2019-04-09
  • 专家谈红军遵义整编对军改的启示:扁平化管理 减少指挥层级 2019-04-09
  • 张岂之:侯外庐翻译《资本论》 用马克思理论研究中国史 2019-03-30
  • 20省份平均工资出炉!你为啥老是“被平均”?官方解读来啦 2019-03-24
  • 欧普照明新中式照明——东方风韵诠释别样空间氛围 2019-03-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