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省份平均工资出炉!你为啥老是“被平均”?官方解读来啦 2019-03-24
  • 欧普照明新中式照明——东方风韵诠释别样空间氛围 2019-03-22
  • 坚守65天 穿梭长江源头——青海移动助力班德湖斑头雁孵化直播 2019-03-21
  • 今年全军院校将招生三万余名 2019-03-21
  • 成都连获投资类大奖 用“成都速度”迎接空前机遇 2019-03-15
  • 《我是马布里》凤凰公映礼 2019-03-10
  •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9-03-10
  • 今年的杨梅个大,但回味小 2019-02-23
  • 两位幼童被瓜子花生卡喉 十堰市人民医院多学科协作成功取出 2019-02-23
  • “人民日报是了解中国和学习汉语的最佳渠道” 2018-12-12
  •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8-12-12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8-11-28
  •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数据:正文 037 劫地霸余家遭劫

        棋盘上黑白分明,厮杀已是到了最关键的时候。

        执棋之人,一个善于长谋,一个精于近身短打,棋到中途,就已陷入胶着状态。

        不过,对弈的两人倒是一脸的轻松,争胜负却又不执着。

        屋内,除了身为棋手的岳山和赵东青之外,还有着几位将士,一位麻衣老者立于场中。

        “回赵王,唐将军伤势已经稳定,修养十日,当能下地行走,只要精心调养,年余之后恢复体力巅峰,当无问题?!?br/>
        麻衣老者躬身开口,虽白发苍苍,声音气息却不亚壮年男子。

        “有劳葛老了?!?br/>
        赵东青放下棋子,分心望来“葛老身为当代药王谷谷主,一身医术可活死人肉白骨,世所敬仰。我对医道所知了了,不知可否请教一二?”

        “大将军过奖了!”

        葛老再次躬身“将军但有所问,老朽无有不言?!?br/>
        “我曾听人言,上医治未病,中医治欲病,下医治已病,以葛老看,此言如何?”

        赵东青缓缓开口。

        “此言大善!”

        葛老双眼一亮“不知大将军听谁所言,此人医术已近大道!将军可愿为老朽引荐?”

        “前人所言,人,葛老是见不到了?!?br/>
        赵东青摆手。

        “可惜!”

        葛老轻轻一叹“此言当为医道至理!奈何当今天下,可治已病已是了了;以老朽之能,也只算得上可治欲??;至于治未病,可称医道圣者!”

        “何为未???”

        赵东青开口问道。

        “未生之病。常人虽体态康健,但人体复杂,体内也定有不适之理,上医可治?!?br/>
        葛老开口。

        “此言大善!”

        赵东青击手拍掌“所谓上医医国,治国之道与医道也是相通?!?br/>
        “新朝初立,设严苛法度,定礼仪廉耻,不就是设下人体机制,以防来日朝廷病入膏肓!”

        “将军所言甚是?!?br/>
        这下,不知葛老,就连其他人也陷入沉思之中。

        “不过,朝廷虽有严苛法度,完善礼仪,却防不住小人作祟,贪官枉法,国遂生出病端?!?br/>
        赵东青停下手上的棋子,朗朗开口。

        葛老沉思,缓缓接口“人亦有五脏轮回,阴阳协调之理,却也难防五贼侵体,风寒伤身,此乃无解医理?!?br/>
        “朝廷有刑法制度,用以诊治病痛,奈何却要在病端滋生之后方可下手,如此看来,当是下医了?!?br/>
        赵东青轻笑。

        “不然?!?br/>
        岳山轻轻摇头“有礼义廉耻,定人心纲常,可治欲发之症,当为中医?!?br/>
        赵东青点头,又看向葛老“葛老,若人体百病滋生,但有下医手痛治手、脚痛治脚的手段,能否得健壮体魄?”

        “不能!”

        葛老摇头“如此治法,只是表面没了病症,实则内里毒气暗藏,缓缓积蓄,下次发作,病症往往会更重?!?br/>
        “然!”

        赵东青点头“治理一国也是如此,只治已病,不过是除去表面毒害,难以除根。下次病症越发严重,直至病入膏肓,烽烟四起?!?br/>
        岳山点头“朝廷数百年一个轮回,当是此理!”

        葛老也是常常一叹“天道轮回,人力始终有所极限,岂能求得万世不易的道理?!?br/>
        “那倒未必!”

        赵东青举起棋子,淡然放下“古有仙人传说,可长生不死,今亦有道门真圣、陆地神仙,可与天争命,国朝又为何不能万世不易?”

        在场众人不再开口,这个问题太大,他们也没有资格接这个话头。

        “葛老,若一人毒瘤遍体,病入膏肓,应当如何诊治?”

        赵东青再次看向葛老。

        葛老沉思片刻,才一脸严肃的开口“抽髓换血,刮骨割肉,于寂灭之中可有几分机会重获新生?!?br/>
        “善!”

        赵东青看向窗外“当今天下就如那病入膏肓的病人,只有狠得下心,舍去百病缠身的身躯,才可重获新生?!?br/>
        “而四大家族,就是依附于天下之上的最大毒瘤?!?br/>
        他语声轻缓,但场中的气氛却是猛地一滞,似乎就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孙家以商贾起家,其后经营矿产、马匹、军资,历经三朝而不灭。每当天下纷乱之时,其必定以军资资助看好的豪强,得从龙之功,天下稳固,必囤积物资,哄抬物价,以此获取高额回报?!?br/>
        “三朝朝堂之上,有其资助的官员,军中将领,有孙家的兄弟好友,历代宫廷,孙家女子更是出了数位皇后,就连我也受其资助,身边的玲珑,也是孙家嫡女?!?br/>
        “他们做的好生意,却如依附于朝廷百姓身上的毒瘤,以天下资粮壮大几身,每当朝廷败坏,再另择其主。难怪世人有言没有千年的朝廷,却有千年的世家!可惜……”

        声音停滞,屋内呼吸不可闻。

        “霍正心!”

        “属下在!”

        一位披甲将士跨出行列,单膝跪倒在地。

        “我命你携兵三千,围剿永信孙家,你意下如何?”

        赵东青眼神冰冷,俯视对方“我知你于孙家三少爷为结义兄弟,如若你不愿下手,我可以换人?!?br/>
        “王……王爷?!?br/>
        将士低着头,身躯轻轻颤抖。

        “属下虽于保陵结拜,却对王爷忠心耿耿,绝无二心?!?br/>
        “那你去还是不去?”

        赵东青并未理会他表露忠心,依旧面无表情的追问。

        “属……属下愿往!”

        那将士声音哽咽,脸颊下的地面更是有不少泪滴跌落“只求王爷能够饶过保陵妻儿性命?!?br/>
        赵东青声音一重“其妻若愿改嫁,可!其子不行!”

        “……”

        “属下领命!”

        将士重重低头,身躯瘫软,似乎失去了浑身力气。

        “岳兄?!?br/>
        赵东青轻轻额首,转头看向岳山“孙家供奉流水神剑赫连望岳,剑法通神,要劳烦岳兄走一遭了?!?br/>
        “流水剑之名,我也久有耳闻,正要一会?!?br/>
        岳山在心中轻轻叹了口气,一手放下手中棋子,摸上一旁的长刀。

        翌日,夜。

        无数爆裂箭划破夜空,直落那占地数千亩的广阔庄园。

        烈火熊熊之中,上万人一夜丧命,延续千年的孙家在彻底除名,领兵将领霍正心引刀自裁,满地废墟之中,只有岳山独自而立,满心疲惫。

        “生于当世,何人无辜?”

        夜晚八点,钱文堂从酒场之中脱身而出,赶回家中。

        妻子陪着女儿去学习手提琴,还没有回来,偌大的家中,显得空落落的。

        “哎!”

        伸了伸懒腰,他放下手中的文件包,去了洗手间好好的洗漱了一番。

        待恢复精神之后,拿起文件包,钱文堂看了看里面一打崭新的钱币不禁轻轻一笑。

        推开书房,习惯性的走到书桌旁,把钱币放进一旁的立式保险箱里。

        “嗯?”

        钱文堂摸了摸保险箱里面的东西,脸色突然一变。

        有人碰过里面的东西!

        “咔……”

        一个白色手套陡然出现在他的眼前,制止了他的动作。

        “一个副区长助理,每个月工资不过三千多,你是怎么存的下这么多钱?买得起这些东西的?”

        幽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却是不知何时,一位蒙面怪人出现在房间里,出现在他的身侧。。

        在他们面前的保险箱内,有着钱币几十万,金砖七块,价值不菲的珠宝首饰一盒,高档手表三件。

        此外,还有两套房产证书。

        “怪侠……”

        钱文堂干咽了一口吐沫,想起这几日不停有朝廷官员落网被抓的事,只觉身上一片冰冷“这……这些东西,都是我替别人保管的?!?br/>
        “是吗?”

        面具下,黑夜怪侠轻轻一笑,另一手拿着一些文件扬了扬“你知道的,我前几天去了你们区下面的那座财神庙一趟,你猜我从里面找到了什么?”

        “找到了什么?”

        钱文堂脸色惨白,冷汗瞬间浸湿了内里的衬衣。

        “他们给你好处的证据,每个月至少都是上百万!”

        黑夜怪侠轻轻翻开文件,让钱文堂的心渐渐落到谷底“这些钱你一个人应该吃不下吧?还有谁?”

        “不……,我不知道!”

        钱文堂跌坐在地,身躯颤抖的往后倒退。

        “那么,我换一个问题?!?br/>
        黑夜怪侠双眼微咪,再次压低声音开口“城西财神庙里面卖粉的背后主使是谁?”

        “……”

        钱文堂嘴巴咧开,表情似哭非哭“你应该猜得到的?!?br/>
        “豹子头?”

        黑夜怪侠扭了扭脑袋“可我没有证据?!?br/>
        “我也没有!”

        钱文堂双眼泛红,声音带着哭腔“你放了我吧,钱我只得了很小的一部分,我上面有老人,下面有孩子,我……我不能出事的!”

        “那些毒品害了多少人?害了多少家庭?”

        黑夜怪侠对他的求饶嗤之以鼻“口供也是一个证据,如果你愿意指证豹子头,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br/>
        “指证他……”

        钱文堂苦笑“把东西交上去我只是坐牢,指证他我可是会死的!”

        “你放心,有我在,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br/>
        黑夜怪侠闷声开口。

        “那我孩子哪?我妻子、我爹妈哪?”

        钱文堂紧咬牙关“我是不会指证他的!”

        “你……”

        “咔……”

        外面有人把门打开,脚步声紧接着响起。

        “爸,我们回来了!”

        熟悉的声音在外面响起,让屋内的两人猛地变色。

        ‘钱莹莹?’

        脚步声朝着这边靠近,钱文堂猛地爬起来朝外面大叫“别进来!”

        “咣……”

        他的话显然迟了些,门扉已经打开,钱莹莹那满是迷茫的表情出现在灯光之下,瞬间大变。

        “哗啦啦……”

        黑夜怪侠一震风衣,身后的玻璃窗轰然碎裂,随后就见他一手擒住钱文堂,一手提着保险箱,猛地撞向窗扇,跃入外面的黑暗之中。

        “爸!”

        惊叫声在后面响起,带着满满的惊恐。

        半个小时之后,昏迷的钱文堂抱着打开的保险箱和一大堆文件出现在衙门门口。

        “啦啦啦……啦啦啦……”

        余小曼结束同学聚会,一蹦一跳的往家赶去。

        浓郁的香水味,遮不住她身上的那股酒气,不过这两日她爸爸不在家,却是不用担心挨训。

        沿着楼梯往上走,耳边是楼下邻居们的吵架声,不时的还伴随着摔东西的声音。

        那是余小曼的朋友小蕊家。

        据小蕊说,他爸爸工作地方的老板被黑夜怪侠送进了衙门,爸爸失业,于是在家整日醺酒,两个长辈也就因此整天争吵,有时候还会咒骂几声那个黑夜怪侠。

        “哎!可怜的小蕊?!?br/>
        余小曼一副大人模样的摇了摇头,心里面却是在幸灾乐祸。

        谁叫以前小蕊的罪过自己,我才不会可怜你,活该!

        上了楼,不顾母亲的催促,余小曼一头扎进自己的屋里,扑倒在柔软的床上。

        门一锁,任由母亲在外面拍门,也不起来。

        酒意上来,余小曼迷迷糊糊竟然就趴在那里睡了过去,直到寒意上来,让她打了个哆嗦,才恢复一点精神。

        嗓子干哑,如火再燎,让她再也无法睡的下去。

        打了个酒嗝,余小曼从床上爬起,起身就要去外面找些水喝。

        “咣……”

        一声巨响从外面传来,伴随着的还有那熟悉声音的吃痛之声。

        “余信利去哪了?”

        一个男子的冰冷声音从外面响起,让余小曼猛打一个寒颤,瞬间从醉意中清醒过来。

        “你们是谁?你们知不知道……”

        “啪!”

        余妈欲要开口,却被人一掌扇在脸颊,给中途打断。

        大厅里,张超大马金刀的端坐椅子上,一手拽着一位妇女的头发,冷冷的注视着对方。

        “既然没在家,那就打个电话吧,大姐!”

        “呸!”

        余妈当年也是一个烈性子,张口就朝着对方吐了过去。

        “呵!”

        张超摸了摸脸上的吐沫,轻呵一声,随后双眼神色一厉,猛地一手提起身下的座椅,朝着余妈背部狠狠砸去。

        “彭!”

        一个女子,如何承受的了他的那股巨力,当场脖颈一扬,哀嚎一声瘫倒在地。

        “亮子,给余信利打电话!再不来的话,就给他老婆收尸吧!”

        “远飞,看看屋里还有没其他人,他有一个女儿的?!?br/>
        张超朝着屋里的其他两人使了个眼色,随后再次坐了下去,一脚更是踏在余妈头顶,在上面轻轻碾动。

        “倒是有骨气,我倒要看看你丈夫舍不舍得你!”

        屋内一片凌乱,鲜血在地板上缓缓流淌,余妈躺在地上,大口张口,双眼直直的盯着余小曼的房间。

        “彭!”

        房门被人一脚踹来。

        躲在床下暗柜里的余小曼身躯颤抖,双手死死的无助嘴巴,任由脸颊上泪水横流。

        。
    其他书友在看:回到地球当神医冥界侦探海贼王之超级摄影师恐怖机场二货江湖遇见你的深情如栩末世重生种地空间美女总裁的绝品侍卫我怎么这么厉害安徽十一选五遗漏
  • 20省份平均工资出炉!你为啥老是“被平均”?官方解读来啦 2019-03-24
  • 欧普照明新中式照明——东方风韵诠释别样空间氛围 2019-03-22
  • 坚守65天 穿梭长江源头——青海移动助力班德湖斑头雁孵化直播 2019-03-21
  • 今年全军院校将招生三万余名 2019-03-21
  • 成都连获投资类大奖 用“成都速度”迎接空前机遇 2019-03-15
  • 《我是马布里》凤凰公映礼 2019-03-10
  •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9-03-10
  • 今年的杨梅个大,但回味小 2019-02-23
  • 两位幼童被瓜子花生卡喉 十堰市人民医院多学科协作成功取出 2019-02-23
  • “人民日报是了解中国和学习汉语的最佳渠道” 2018-12-12
  •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8-12-12
  • 本论坛上有位网名为“第十阶层1”的网友,你可问问他“阶层”与“阶级”有什么区别!呵呵! 2018-1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