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8°度桓龙湖金色典范猕猴桃酒500ml【价格 品牌 图片 评论】 2019-04-15
  • [尴尬]似乎中国的“推墙带路党没成气候”似的,中兴的屈辱还在眼前! 2019-04-15
  • 正确把握新时代的内涵与意义 2019-04-09
  • 专家谈红军遵义整编对军改的启示:扁平化管理 减少指挥层级 2019-04-09
  • 张岂之:侯外庐翻译《资本论》 用马克思理论研究中国史 2019-03-30
  • 20省份平均工资出炉!你为啥老是“被平均”?官方解读来啦 2019-03-24
  • 欧普照明新中式照明——东方风韵诠释别样空间氛围 2019-03-22
  • 坚守65天 穿梭长江源头——青海移动助力班德湖斑头雁孵化直播 2019-03-21
  • 今年全军院校将招生三万余名 2019-03-21
  • 成都连获投资类大奖 用“成都速度”迎接空前机遇 2019-03-15
  • 《我是马布里》凤凰公映礼 2019-03-10
  •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9-03-10
  • 今年的杨梅个大,但回味小 2019-02-23
  • 两位幼童被瓜子花生卡喉 十堰市人民医院多学科协作成功取出 2019-02-23
  • “人民日报是了解中国和学习汉语的最佳渠道” 2018-12-12
  •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五强混战之鹜护法!

        “哈哈萧风小友果然好手段,真是后生可畏??!”药尘并没有因为萧风将自己围困而恼怒,也没有因为眼前生死之境而感到任何的怯弱,反而冲着萧风豪迈的赞叹道。

        这样的气度,这样的气质,当真可敬,可佩!

        看着不畏生死,豪气干云的药尘,此刻的萧风,却是面色沉了下来,嘴唇微张,表情有些挣扎,最终,萧风还是开口说道:“老头,这是最后的机会,是生还是死?!”

        “哎小友的好意,老夫心领了!”感受到萧风的好意,药尘不由怅然长叹一声,心中有些惋惜,但最终还是婉拒道。

        药尘知道,萧风对自己不但没有恶意,反而愿意极力相交自己,但这一切都太迟了,若是可以时光倒流,药尘或许会选萧风毕竟,药尘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萧炎也是一个极好的苗子,天赋也是绝顶之资,可惜,遇到了萧风这样的同族妖孽,倒是令药尘生出既生瑜何生亮的感觉来。

        脸露惋惜无奈之色,萧风知道,药尘绝对不会放弃萧炎的既然如此,那么,便只能葬送他!

        “那我便亲自送您老上路!”

        猛地紧咬着牙,萧风眼神一狠,双手一转,随即,朝天摊开,墨紫色火光冲天而起,犹如蛟龙冲天,与此同时,上方的乌云雷霆交错,电光闪烁仿佛末世降临,令下方的云岚宗子弟心惊胆跳,那些势力主和加刑天等强者,也是看得心中悸动,满脸凝重。

        右手一握,电光从乌云层直劈萧风右手,霎时,乌云雷电中露出了一条巨大的墨紫色蛟龙,似乎是与萧风有着什么联通关系,只见,萧风右手随意一挥,顿时间,电光摇曳,滋滋炸响,乌云层中的蛟龙扬天怒咆,龙尾一摆动,旋风狂卷,形成一个巨大的墨紫色火焰龙卷,仿佛要毁天灭地般,向着药尘俯冲激射过去!

        听得萧风那决绝的杀意,药尘老眼一凝,尤其是那向他张开血盆大口,咆哮震天的墨紫色庞然大物,表情更是沉重,但毕竟对决过一次的他,也有了些许经验。

        当下,药尘双手一摊开的,骨灵冷火覆盖全身,随即锵鸣一声,拔出身后尺刀,白色的骨灵冷火源源不断的灌注到巨尺上,很快,尺身便是覆盖上的一层白白的冰层,如寒霜般的冰冷,最后甚至导致周身的空气,都是变得有些虚幻了起来。

        “焰分噬浪尺!”

        没一会,尺身顿时释放出一股强烈白芒,药尘眼瞳骤然一缩,紧咬两排牙齿,大喝一声,随即手中重尺,宛如一轮巨大的月牙一般,与迅捷飞降而来的庞然大物轰然对碰在一起!

        “砰!”

        一声怒雷炸响,在场众人的目光注视下,滔天的白色月牙与墨紫色的焱龙在蔚蓝的天空之上碰撞炸开,巨大的冲击波宛如涟漪般,瞬间将天空周围几里内的云朵冲散蒸发,风云寂灭!

        尤其是在那b中心空间,竟是裂出了道道裂缝,如玻璃破碎似的龟裂纹状,令人触目惊心!

        而且,随着巨响过后,这片天地温度一边骤然升高,一边骤然降低,形成两级气候,bn两重天!

        云岚宗广场上观战的众人,皆是喉咙吞噎着,目露震撼惊骇之色,更令他们惊心的是,那碰撞而残留的火焰流星,如一道道陨石流星般,不规则砸落向云岚山峰,一时间,雷声阵阵,黑烟袅袅到处坑坑洼洼的,一片狼藉!

        唯有那被护宗大阵护住的云岚宗广场,并没有事,只是,那残留的冲击波不断的轰击,炸响雷动,即使那螺旋般的能量旋球又抵挡一部分,但那巨大的能量罩却还是被轰得出现了丝丝裂缝,当下,广场众人,皆是不发自主的加入云岚宗的护宗阵法中去,加固阵法!

        “这便是斗宗强者的破坏力?!”

        “果然恐怖??!”

        加刑天和法犸,以及三大家族族长皆是口干舌燥的咽了一口唾沫,一股惊粟,从内心深处蔓延开来,但心中却是非常的艳羡,皆是对晋升斗宗这个层次感到向往。

        雷声依旧作响,但余波却是渐渐平息,萧风和药尘这一击威力在伯仲之间,倒是谁也奈何不了谁!

        只是,萧风却不是一个人,在两人互相对垒的片刻,云山却是第一个动了,脚下一沓,引起一阵白烟,云山身形瞬间靠近药尘不远处,眼眸一凝,低喝一声:

        “裂风旋舞!”

        霎时,云山身前空间微微波动,无数道足足十几丈巨大的深青风刃,凭空闪现,然后互相纠结,犹如布满刀刃的圆柱一般,成螺旋状高速旋转着暴冲而出。

        紧接着,海波东也出动了,只见他眉头一竖,背后虚幻羽翼猛然震动,冰寒的斗气,竟然是在高空上周围十几米的空气生生冻成了厚厚的结冰。

        “玄冰旋杀!”

        双手飞快的在身前结出印结,海波东喉咙间猛然发出一声低吼,顿时,一道道弯月形状的冰刃,在其身边旋转着浮现而出。

        冰刃越来越多,到得最后,竟然是隐隐的将海波东的身体完全遮掩在其中,冰刃互相连接,形成了一个完全由冰刃结合起来的小小螺旋风暴。

        “去!”

        风暴之中,一声低喝传出,冰刃风暴猛然对着药尘卷杀而去,沿途之上,残云被冰刃一路刮过,轰然冲散!

        看着先后两道向自己快速夹攻而来的冰刃和风刃,药尘神情顿时惊变,当下,斗气再次灌注巨尺,待得尺身变红,随即,对着那夹攻而来的恐怖袭击挥斩而去,以此抵挡云山和海波东的攻击。

        却在这时,云韵突然暴起

        “风刹湮罡!”

        云韵手中的奇异长剑猛然一颤,风属性斗气自体内涌出,于头顶汇聚,磅礴深青色能量蠕动,凝聚成了一柄足有丈许宽大的青色长剑,长剑表面颜色异常暗沉,通体毫无光泽,在长剑凝成时,周围的空间顿时猛烈的波荡了起来,具备着极其庞大的能量。

        手印一变,长剑旋转,发出异常凄厉的剑鸣声,随着使用者手印又一变,手指指向对手,疯狂旋转的庞大长剑便向暴掠而出。

        巨剑泛着幽幽寒光,刚刚破封而出,空间竟然都颤抖了几下。

        “彭!”

        巨剑冲着药尘身体急速奔去,不过却被敏锐的药尘察觉到了,只是,已经疲于抵挡萧风的焱龙之怒,再加上云山和海波东的联合骤袭,他已经无从分身招架,只能微微闪夺,避过致命地区,但依旧无法抵挡云韵的攻击,被巨剑穿透过心脏靠手臂处位置,顿时,药尘的左臂被生生的切割掉。

        因为控制萧炎身躯的是药尘,故而,疼痛自然也由药尘承受!

        “噗呲”

        血流喷涌而出,断臂之痛给药尘造成了剧烈的疼痛,一声十分凄厉的惨叫顿时响起,但药尘却倔强的紧咬着牙,忍着疼痛,只是,额头上却忍得直冒冷汗,身躯摇摇欲坠,虚空都站得不稳了,但药尘却依旧坚持站立着。

        强者的尊严,骄傲不容许药尘跪倒!

        脸露出一丝不忍的望着那断臂,却仍旧倔强矗立的药尘,萧风越发的敬佩这个倔强的老头,微握着手掌,萧风伸出右手,五指微屈,随即,一股强大的吸力从萧风的手掌心处涌出,将药尘掉落地面上的左臂在吸卷过来,随后,便将其放进納戒之中。

        随后,萧风眼眸带着坚定冷漠之色直视着药尘,缓缓飞了过去,冲其冷声道:“我说过,亲自葬送你,就绝对不会食言放心,我不会让您老死无全尸的!”

        语气之中,很是森严冷漠,但不难听出,那其中对药尘的恭敬之意。

        “呵呵萧风小友,老夫可不会束手就擒的!”

        听出萧风语气中尊敬之意,一脸苍白的药尘却是冲其强颜欢笑,随后,意味深长的道。

        语气断断续续,有些中气不足,由此可见,药尘这次,断臂的伤害,虽然及时制住了血液的流失,但,还是令他重伤了元气!

        而且,失去了一只手臂,他的战斗力就更加的薄弱了!

        而药老话音刚落,却是将巨尺放置背后,竟是单手结印,看其手法,很是古怪罕见,只是,随着印法的实施,药尘身上的气息越发的磅礴起来显然,这是一种提升实力的秘法!

        “不好!”

        感受到这一切,萧风迟疑了一下,但随即,微瞪大眼眶,心中暗叫一声不好,此刻的他才反应过来,药尘应该是在使用某种秘法,强行提升实力,虽然,这种情况不会持续太久,但若是让他成功,那今日,他便杀不了他和萧炎了!

        “海老,云老快随我拦住他,不能让他结印成功!”萧风顿时急迫的通知了海波东三人一声。

        说话的同时,便是爆射向气息越发磅礴的药尘身边,先是一个迅猛侧踢,但却被灵魂感知力强大的药尘巧妙的躲避了过去,随后,萧风又是一个倒挂金钩,药尘一个侧身便是回避了开来。

        而这时,云山和海波东以及云韵,也加入了攻击药尘的大战之中,五强混战,揭开序幕!

        只是,几人的速度太过迅猛,看得下方广场上一些实力微弱的人眼花缭乱,但心中却是热血沸腾,眼睛有眨也不眨的注视着天空上的大战!

        唯有加刑天这等强者,方才能够清晰的看清萧风五人的混战。

        “这萧炎背后的强者,竟然恐怖如斯!断了一左臂,竟然还能招架得住云山和那萧风小子四人的夹攻,真不知那神秘强者到底是谁”加刑天望着天空上的混战,心中暗自惊奇的道。

        “嗯?!?br/>
        一旁的法犸有些失神的点点头,此时的法犸,正微皱着眉头,目光来回的在萧炎身上扫视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萧炎所爆发的气息,好像似曾相识,但一时也不敢肯定。

        而此刻,药尘的气息在快速攀升着,一星,两星很快,药尘便要迈入斗宗中阶层次,由此可见,药尘这秘法的强大!

        只是,疲于招架萧风几人的联攻,药尘却是被迫中断继续提升实力了,以他的秘法,起码能让他提升至高阶斗宗级别,这便是药尘的底蕴,也是他的底气所在!

        只是,他没想到,萧风的手段,竟然如此恐怖,本身可媲美斗宗,再加上云山这个二星斗宗以及两名斗皇,直接卸掉了他一只胳膊,这是他始料不及的

        “大意了,狡兔三窟,何况,还是个千年的老狐狸不愧是药尊者,这底牌,果然厉害!”望着已经晋升中阶斗宗的药尘,萧风心中微惊,暗自感叹道。

        不过,失去了一直手臂的药尘,战斗力再强,也无法与巅峰时期相比,萧风却是不惧,跟云山三人使了个眼色,四人同时暴退开来。

        随后,分散四方,四人眼眸一凝,周身斗气开始狂涌,冲天而起,宛如四色圆柱,直冲高空,他们竟是开始联合使用大招轰尘!

        “焱龙之怒!”

        “风之极陨杀!”

        “玄冰刺!”

        “风之极落日耀!”

        四极摧,天地崩!

        霎时,天空蛟龙咆哮,剑气凌人,旋风狂卷乱做,冰锥般的冰刺宛如冰雹般,不停坠落四道恐怖的攻击,全部向药尘这个中心地轰炸过去!

        见到这一幕,药尘神色越发的凝重了,只是,四人的夹攻,瞬息而至,他无路可逃,也无处可躲,当下,药尘低喝一声,斗宗的气息狂暴而出,眼眸一青一白,随后,拔出身后巨尺,将万灵兽火和骨灵冷火注入玄重尺中。

        待其尺身幽幽发出红白幽光,药尘眼中发狠,嘴角一咬,猛然挥天劈斩,霎时,尺身光芒大涨,遮盖太阳光芒,爆射出红白光华,能量暴动,尺身幻化至百丈长,随着药尘的意动,劈天斩地般与萧风四人的攻击碰撞在一起!

        “轰轰?。?!”

        五股恐怖的能量对碰,雷霆炸响天际,响彻方面数百里!

        这次的响声,比之之前的,更加的雷动爆响,感受最深的便是那在云岚宗观战的众人,那雷鸣轰炸响,差点令他们的耳膜洞穿!

        一时间,在场的众人皆是被镇住了,整个身躯呆滞着,双手捂住耳朵,双眼却仍旧瞪得老大,嘴角也越张越大,直直的观望着上空,心中震撼莫名。

        轰鸣声不断,战斗余波不断扩散出去,所过之地,风寂息,云破散,兽湮灭!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那轰炸的高空之处,竟是裂出了蜘蛛状般的空间龟裂纹,随后,破裂开来,露出了那异常扭曲的虚空由此可见,药尘和萧风几人的攻击,是多么的恐怖,可怕!

        “咳咳”

        硬挡住四强的毁灭攻击,药尘右手有些脱离,竟是将巨尺掉落,单膝而跪,右手捂着嘴,剧烈的咳嗽着,一抹腥甜从其喉咙处彭涌直上,此刻的药尘,却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强行提升的实力,并不稳当,而且,断臂使药尘的战斗力直线迫降,故而,虽然实力以至中阶斗宗,但却只能勉强抵抗萧风四人的夹攻只是,随着实力的挥发,他的身体就越发的承受不住了。

        毕竟,任何东西都是有代价,何况,从初阶斗宗强行提升至中阶,这样强大的秘法,虽然能够暂时拥有强大的实力,但代价却也是巨大的。

        如今,已经重伤的药老,再强行提升秘法,必然是伤上加伤!

        然而,药尘却依旧倔强的站起来,宛如巨人般,无畏得望着萧风几人显然,药尘选择战死,也绝不投降!

        这一幕,就算是云山这等老怪物,也不禁肃然起敬,萧风更是不例外,只是,萧炎不死,他心难安,所以,他也只能强迫自己狠下心来。

        药老,就让我亲手埋葬你吧,以示对您的敬意!

        紧握双手,萧风心中决绝的道,随后,萧风传音叫云山三人不要再插手,紧接着,萧风深深的望了一眼药尘,旋即,紧闭双眸,转眼,萧风便是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便是出现在药尘的上空,感知超群的药尘,瞬间警觉,眉头一皱,摇摇欲坠的身躯顿时暴退开来,随后,竟是再次使用之前的秘法,开始结??!

        显然,药尘还想要利用秘法,再次提升实力,以图杀出一条生路只是,萧风岂会如他所愿,当下,羽翼猛震,斗气向后爆涌,萧风的速度再次提升,化作光影般乘胜追击,一边追赶,一边攻击,而药尘则是不断的躲避退闪,不断结着印,试图再次提升实力!

        只是,重伤的药尘,速度也削弱了下来,很快,便被萧风追到了,被萧风袭扰的药尘,再次被迫停止运转秘法,忍着伤痛,与萧风继续缠斗了数十个回合!

        刚开始,药尘凭借强悍的实力,占据上风,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药尘强行提升秘法的劣势越发的明显,最终,被萧风一掌击落至地面!

        “咳咳?。?!”

        地面上,伤上加伤的药尘,单膝跪地,再次剧烈的连声咳嗽,热血不断从嘴中流出,脸色越发的惨白,一身衣衫破败,身上血迹斑斑披头散发的他,看上去,行将朽木!

        “呵呵萧风小友,我败了,给我个痛快吧!”剧痛缠身的药尘,竟是浑身颤动着,此刻的他,已经无法站立了,但他却是有尊严的瘫坐在地上,目露死灰之色,却仍旧无畏的直视着萧风,似是绝望又洒脱的冲其平淡一笑,随后,嘴巴微张,声音嘶哑而沉重的道。

        见状,萧风面沉如水,说心里话,他真不想杀了药尘,但与萧炎的宿命之争,不是萧炎死,必是他亡!而药尘不肯投靠与他,他便必须将药老和萧炎一起灭杀不可!

        微闭双眸,萧风深呼吸一口气,随后,双眼乍然睁开,目露坚定之色,手掌一握,星璇刀便是出现在他的手中萧风要亲手葬送药尘,以是对药老的尊重!

        只是,当萧风下定决定斩杀药尘的那一刻,一道黑色的劲气却是突然将萧风的星璇刀给弹开了,紧接着,一道带着阴森语气的声音陡然在云岚宗响起

        “桀桀如此热闹的场面,怎能缺少本护法!”

        声音落下,云岚宗就突然铺天盖地的涌出大股黑雾,这些黑雾迅速在天际凝聚,最后化为一团丈许宽长的深邃色雾团,黑雾萦绕间,阴测测的怪笑声传出,如鸦鸣般的在天际回荡着,令人闻之蹙眉

        听得这声音,云山顿时眉头紧皱,再望向那突然出现在广场上,全身笼罩在深邃黑烟中的人影,云山更是脸色一变,不由低声惊呼道:

        “鹜护法?!”

        ,p:接下来,便是部分了,明天努力码字,尽快更新,恳求有钱大佬,多多支持正版订阅!11
    其他书友在看:白易云安汉光武中兴总裁太爱我怎么办:娱乐圈秦风紫府录带着仙矿来重生异界雄主之崛起毒妃祸国不殃民前方有舰娘出没冷面枭王:逆天独宠狼王妃安徽十一选五遗漏
  • 8°度桓龙湖金色典范猕猴桃酒500ml【价格 品牌 图片 评论】 2019-04-15
  • [尴尬]似乎中国的“推墙带路党没成气候”似的,中兴的屈辱还在眼前! 2019-04-15
  • 正确把握新时代的内涵与意义 2019-04-09
  • 专家谈红军遵义整编对军改的启示:扁平化管理 减少指挥层级 2019-04-09
  • 张岂之:侯外庐翻译《资本论》 用马克思理论研究中国史 2019-03-30
  • 20省份平均工资出炉!你为啥老是“被平均”?官方解读来啦 2019-03-24
  • 欧普照明新中式照明——东方风韵诠释别样空间氛围 2019-03-22
  • 坚守65天 穿梭长江源头——青海移动助力班德湖斑头雁孵化直播 2019-03-21
  • 今年全军院校将招生三万余名 2019-03-21
  • 成都连获投资类大奖 用“成都速度”迎接空前机遇 2019-03-15
  • 《我是马布里》凤凰公映礼 2019-03-10
  • 相思湖边包鱼粽 孝心满满全家欢 2019-03-10
  • 今年的杨梅个大,但回味小 2019-02-23
  • 两位幼童被瓜子花生卡喉 十堰市人民医院多学科协作成功取出 2019-02-23
  • “人民日报是了解中国和学习汉语的最佳渠道” 2018-12-12